-

罪魇(3)

  走出周朝的办公室,吴玥把米娜叫到休闲区。

  “玥姐,什么事啊?”米娜眨着大眼睛,好奇的问。

  “小娜,你来这边也一个月了。业务上的事,应该学习了不少吧。”

  “嗯,还行吧,反正新人培训的内容我都记熟了,只是东西真的很多,细节还要慢慢消化。”

  “好,如果总是学习理论知识,进步也比较慢,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,明天你跟我去山水集团,参与一次合作case谈判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米娜激动的一下站了起来:“是那个公司的山水合作项目,我可以参加吗?”

  吴玥看她的样子又被逗笑了:“有什么不行的?你已经是成道的一员了,参与公司的谈判很正常。”

  “那,那我需要准备什么吗?”米娜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。

  “我呆会发你一些资料,你先看一下。不过,小娜你毕竟经验不足,到时你是以学习为主,没有特别情况不要主动发言,好吗?”

  “嗯!”米娜拼命的点头。她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见识到成道真枪实弹的合作谈判,激动的不行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次日清晨,湖心花园小区正门,一个带着帽子的男人正站在小区绿化带后面,地上扔着几根烟头,都是刚抽过的。他在一个小范围内来回踱着步,还不是抬头向正门方向看去。忽然,他的眼睛睁得老大,身体也僵硬起来。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一个娇美的身影正从小区内缓缓走来。这个身影,正是吴玥,吴玥穿着一件白色休闲衬衣,下身是深灰色百褶短裙,裙下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,穿着不透明的黑色丝袜,再往下看,脚上是一双深蓝色绒面高跟鞋。

  男人两眼死死盯着吴玥的双腿,他只觉得心跳剧烈加速,浑身颤抖,而下身已不自觉勃起,顶在裤子上,涨的生疼。没过一会,吴玥在门口上了一辆出租车。男人看着出租车远去,用手用力揉了揉裆部。

  他拿出手机,拨通了电话,电话通了,只听他用激动的声音颤抖着说:“我做,我做,就今天,我一定要做!”

  挂了电话,他感觉自己裆部还是涨的难受,他想去发泄一下,但是想到后面可能发生的事情,他决定忍住。

  “豁出去了!要是能操到她这双脚,和她的人,我死也值了!”男人心里默念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从山水集团出来,米娜和吴玥坐在出租车上。

  “玥姐!你真是太厉害了,之前传说你是校队的四辩,真不是盖的。刚才他们那多人,你几个来回都搞定了。”

  “行了,别拍我马屁了。你回头要给我写一份报告,写写你对这次谈判的感受,以及从中学到的东西。”

  “好好好,我一定认真写。玥姐,时间不早了,我们去吃饭吧。”

  “我先不了吧,我还得回公司一趟。”

  米娜拿出手机:“这都六点了!”

  “我得把今天谈判的材料及结论整理一下,明天周总还等着我汇报呢。”

  “哦,好吧。”

  “那我先送你回学校吧。”

  吴玥微微向前探身:“师傅,麻烦先去江城大学。”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成道的办公室里,照明灯都已经关闭了,吴玥开着台灯,正在整理材料。

  “小吴,这么晚了还不走?”坐在吴玥对面的男同事起身准备离开。

  吴玥抬头看了看表,才发现已经十点多了:“马上完事儿了,一会就走。”

  “别弄了,剩下的回家再弄,搭我车送你回去吧。”

  “不用麻烦你了。我一会自己打车。”吴玥笑了笑。

  “不麻烦,你不是住湖心花园吗,反正我也顺路。你一个女孩子太晚了回去不安全。”

  吴玥想了一下:“好吧,那我就回去再弄吧。”说完开始起身收拾材料。

  回去的路上,吴玥一直在车里闭目养神。男同事突然说:“小吴啊,你太拼了,干工作认真是好,也要注意身体。”

  吴玥累的眼睛都懒得睁开,但还是说:“还好还好,最近山水的case比较雷,忙过这阵就好了。”

  车快到湖心花园时,吴玥说:“对了,你就在这里把我放下吧,再往前走你就不顺路了,还得走回头路。”

  “嗨!我送你到家呗,不差这一点路。”

  “真不用麻烦了,我从这边走过去,很快的。不远。”

  “好吧,那我在前面路口停车,你自己小心点。”

  吴玥下了车,关好车门:“今天谢谢你啊!”

  “都是同事,谢什么!再说送部门第一美女回家,也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吴玥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。

  男同事摆摆手,开车走了。

  两人没注意到,在他们刚出成道大厦时,就有一辆白色金杯面包车一路上跟着他们,一直跟到这里。此时,金杯正停在里吴玥不远的地方,黑暗里看不清车内情况,吴玥也没有注意到,转身朝小区走去。

  金杯里,黑暗中几双眼睛正盯着吴玥,其中一个男人死死盯着吴玥的双腿,他紧紧抓着裆部膨胀的阴茎,生怕一不小心会射出来。

  下了车,吴玥才意识到晚饭还没吃,不过还好小区门口有几个饭店,其中有一个吴玥经常光顾的中式快餐店。吴玥走进餐厅,点了一份套餐,坐在窗边吃了起来。期间邻桌两名食客不时在吴玥身上乱瞟,作为一名公认的美女,吴玥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眼神,虽然发现,但还是装作不知道,继续吃着自己的饭。

  车快到湖心花园时,吴玥说:“对了,你就在这里把我放下吧,再往前走你就不顺路了,还得走回头路。”

  “嗨!我送你到家呗,不差这一点路。”

  “真不用麻烦了,我从这边走过去,很快的。不远。”

  “好吧,那我在前面路口停车,你自己小心点。”

  吴玥下了车,关好车门:“今天谢谢你啊!”

  “都是同事,谢什么!再说送部门第一美女回家,也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吴玥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。

  男同事摆摆手,开车走了。

  两人没注意到,在他们刚出成道大厦时,就有一辆金杯面包车一路上跟着他们,一直到这里。此时,金杯正停在里吴玥不远的地方,黑暗里看不清车内情况,吴玥也没有注意到,转身朝小区走去。

  金杯里,黑暗中几双眼睛正盯着吴玥,其中一个男人死死盯着吴玥的双腿,他仅仅抓着裆部膨胀的阴茎,生怕一不小心会射出来。

  下了车,吴玥才意识到晚饭还没吃,不过还好小区门口有几个饭店,其中有一个吴玥经常光顾的中式快餐店。吴玥走进餐厅,点了一份套餐,坐在窗边吃了起来。期间邻桌两名食客不时在吴玥身上乱瞟,作为一名公认的美女,吴玥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眼神,虽然发现,但还是装作不知道,继续吃着自己的饭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“你好,服务员,结账!”吴玥用餐巾纸擦擦嘴,举手招呼服务员。

  “好的,一共是64元,请问您现金还是刷卡?”

  吴玥从钱包中掏出信用卡:“刷卡吧,没有密码。”

  “好的,稍等。”服务员微微鞠躬,拿着卡转身向吧台走去。

  出了餐厅,一阵凉风吹过,吴玥没有穿外套,赶紧有点冷。她习惯性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已经快11点了,心想赶紧回家洗个澡,把剩下的材料整理了,争取1点前睡觉。

  从餐厅出来,穿过一个小道就是小区后门,小道稍微有些偏僻,晚上已经鲜有人经过。吴玥在考虑要不要绕到小区正门,但是想到小道也就50多米,心想应该不会有什么事。

  小路上路灯昏黄,寂静的夜里,吴玥高跟鞋的声音显得格外清脆,她一边走,一边还在想着一份报表的成本核算方法可能存在问题,准备回去再核验一下。当走到小路三分之一时,后门忽然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,路也一下被照亮了,吴玥回头看了下,是一辆面包车正从后门缓缓驶来。由于路比较狭窄,吴玥往墙边靠了靠,准备先让面包车过去。但是面包车没有避让吴玥,几乎是贴着吴玥的身子驶过,车身蹭到了吴玥的裙子。

  “怎么开车的。”吴玥看着面包车,心里嘀咕了一下。

  就在这时,面包车突然停在了吴玥前方一米处。然后车门拉开了,车上下来两个蒙面男人,直奔吴玥走过来。两个男人身材魁梧,身上穿着无袖汗衫和牛仔裤,头上罩着面罩,只漏出两只眼睛。

  吴玥意识到了危险,想转身往回跑,但是一切太突然了,吴玥刚转身跑了一步,就被一个男人从后面搂住了腰。

  “救……”吴玥想呼救,但是一个字还没喊完,那个男人另一只手强有力的捂住了她的嘴。吴玥感到呼吸困难,只能发出呜呜声。她拼命挣扎,想挣脱男人,但是力量和身型的巨大差距让吴玥就像被捕兽夹夹住的小兔子一样,只能徒劳的挣扎,她用穿着高跟鞋的两只脚在地上拼命乱跺,希望能通过声音提醒别人自己遇到了危险。但是还没等她做过多反抗,另一个男人就来到了她前面,俯下身子抓住吴玥的两只脚踝,将吴玥整个人抬离了地面。两个大汉干净利落的将吴玥塞进了车里。

  其中一个蒙面男人左右看看,确认没有人看到这一幕,自己也钻进了车里。车门关闭,车随即开走了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“呜!”随着眼罩被取下,突如其来的强光让吴玥刺的睁不开眼睛,她本能喊了一声,但是嘴上被黑色胶带封住,只发出一声低沉的声音。

  大约过了十几秒,吴玥才试着慢慢睁开眼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,及天花板上的豪华吊灯。吴玥感觉自己的记忆有些断片,仔细回想,才想起她记得当时被两个人强行抓上车,她想反抗,但是很快被人用毛巾捂住了口鼻,一股刺激性气味袭来,十几秒后她就失去了知觉。刚才随着眼罩备摘去,强烈的灯光透过眼睑刺激到她的视神经,把她唤醒了。